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本港台最快开奖现场 >

俄罗斯人善于交朋友吗?俄罗斯人的性格怎么样?

发布日期:2019-11-30 08:23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中国与俄罗斯有着世界上最长的陆上边界,俄罗斯是中国的最大邻居,所以,中国人特别在意俄罗斯人对自己的态度。

  上个世纪的50年代,中国人与俄罗斯人好得不得了,彼此把对方看成“同志加兄弟”,真是“一条裤子的交情”、“拜把子的兄弟”。历史学家把这个时期称为中国人和俄罗斯人的“蜜月期”。可是好景不长,由於切身的利害关系,两国的关系渐渐地冷淡下来。到1969年,双方兵戎相见,两国士兵的鲜血染红了乌苏里江上的白雪。这个时候,中国人和俄罗斯人都把对方看成死对头。中苏关系的恶化让美国佬和日本人高兴得晚上都睡不着觉。

  自上个世纪80年代戈尔巴乔夫上台开始,两国的关系解冻了,并渐渐地升温。到了90年代,两国的边境贸易掀起了热潮,曾经老死不相往来的两国人民纷纷涌向对方的国家,曾经冷冷清清的边境小城绥芬河、黑河、满洲里变成了热热闹闹的贸易口岸。跨国婚姻也出现了,两国年轻人的爱情结晶出可爱的混血儿。作为两国关系发展里程碑的重大标志乃是两国在90年代建立了“战略协作夥伴关系”。

  许多中国人都很关心这个问题:中苏两国关系解冻后,特别是到了新的世纪,中国人在俄罗斯人的心目中是什么样的形象?2002年秋天,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院长曲伟先生在与俄罗斯方面会晤时,获得了一份俄罗斯的“民意调查”材料。这份材料可以回答上述问题。只是,“民意调查”的结果让我们中国人非常遗憾。

  这一“民意调查”是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历史·考古·民族研究所做的,调查人员在俄罗斯远东的4个重要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哈巴罗夫斯克、布拉戈维申斯克、达里涅列钦斯克———进行了一次随机的民意调查。被调查者为661人,其中男女人数基本相同,绝大多数受过良好的教育。

  对这个问题,72%的人“无条件赞成临时从事贸易、建筑和农业生产的中国人在俄逗留”;21%的人表示:“不赞成中国人在俄逗留,没有他们我们也能对付。”

  38%的人认为:“这是俄联邦领土中国化的目标明确的政策表现”;30%的人认为:“这是中国人为寻找工作和金钱的个人首创”;19%的人认为:“对中国当局来说,这是解决过剩人口的问题”;10%的人认为:“这是中国公司业务活跃的结果。”

  可见,俄罗斯人对中国人非常警惕,生怕中国人索取沙皇俄国割去的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笔者由此回忆起1999年冬天一个来哈尔滨访问的俄罗斯电脑专家的话。当谈到中国收回了香港,并将继续收回澳门、台湾时,他说:“当台湾收回了,就该轮到我们的远东了。”谈笑之间流露出俄罗斯人对中国收复香港、台湾的真实心态。公式无错九肖美国人、日本人千方百计阻止台湾回归祖国,以遏制和弱化中国;俄罗斯人也希望台湾与大陆继续分离,以捞取“渔翁之利”。中华民族的统一大业难啊!

  在俄罗斯人的心目中,中国人除了勤劳没有什么其他的优点(在俄罗斯人看来,“精明强干”与“狡猾”常常是混在一起的;喜欢储蓄也不是好的素质)。

  民意调查的结果固然令人遗憾,但是我们也不必耿耿於怀,因为它并不能反映中国人的客观状况。我们中国人应该对这个结果加以深思,明瞭俄罗斯邻居对我们的真实态度,以此作为我们制订对俄政策的参考和与俄罗斯人打交道的依据。

  一、这是20世纪60年代以后苏联长期进行宣传的结果,是俄罗斯的沙文主义者、民族主义者和种族主义者进行恶意宣传、丑化中国人形象的结果。

  苏联曾在漫长的时间里进行宣传,其后果决非短时期所能消除。关於这方面的情况,我们的出版物已经揭示得较多,本文限於篇幅不再重复。这里只谈俄罗斯人的民族主义、沙文主义和种族主义。

  相当数量的俄罗斯人具有强烈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情绪。他们对人口众多的东方大国中国一直怀着敌视和贪欲。清朝后期和民国年间,中国处於衰弱的状态,俄罗斯(包括苏联)无情地宰割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展迅猛,成就巨大,俄罗斯又怀着强烈的嫉妒。俄罗斯人特别害怕中国强大,在他们看来,一个衰弱的、事事顺从它的中国是最好的中国。特别应该指出的是:俄罗斯的远东地区(乌苏里江以东、黑龙江以北的大片领土)是在19世纪割自中国的,是抢来的东西,俄罗斯人心里不踏实,总是担心中国早晚会再把这块地方弄回去。心里有鬼,在对待中国人的态度上就会显现出来。所以,当中国人为了做生意或是公务出现在俄罗斯远东的土地上时,俄罗斯人向他们投来怀疑和敌意的目光,把他们看作侵略者,肆意地编造关於中国人的谎言,煽动对中国人的敌对情绪。

  上个世纪的90年代,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前往俄罗斯做生意、旅游、学习时,俄罗斯的报刊不怀好意地夸大中国人在俄罗斯远东的数字,散布这样的言论:“中国人悄悄地非法向远东移民,为的是有一天可以用合法的方式吞倂远东”;“中国人的扩张正威胁着远东”;“中国人正在以合法和不合法的手段向滨海边区渗透,并在那里居留下来”。所谓“滨海边区”,即以海参崴为政治中心的乌苏里江以东、黑龙江以南那片土地。

  19世纪,欧美殖民者在蹂躏中国的同时,还臆造了“黄祸论”,说是中国人将向基督教世界发动进攻,如同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西征一样。20世纪末,一些俄罗斯宣传家重新把“黄祸论”这面破旗打了出来。2000年9月8日,《共青团真理报》发表了耸人听闻的文章———《黄色鼠疫来到我们家》。作者怀着对中国人的仇恨,散布了种种谬论:“与别的国家一样,在滨海边区有多少中国人,谁也没有确切的数字”,“最保守的估计,今年已有15.5万中国人进入远东,其中10%至15%不打算回去”;“中国人被称作亚洲的犹太人,遍布全球”;中国的“移民主要去了东南亚,他们占各国人口的1%至35%之间不等,而所控制的经济份额达到35%至90%”;“一些俄国人咬牙切齿地说:‘中国人太可恶了’。他们到处能碰见成群的中国人,这些中国人充斥着海参崴的商业中心、水产品市场、饭店、马戏院和旅馆。他们无所不为,从卖金银首饰到海产品。‘赶走小眼睛的中国人!’俄罗斯人这么喊是因为他们被保安从海参崴的商店赶了出去。那里挂着牌子,上面写着‘非中国人不得入内’。在海参崴的12个中国饭店至少有一半只接待中国人”。作者无耻地造谣说::“中国人带进来的是日用品、鸦片、麻黄素和假币,带走的是木材、有色金属和黄金。”

  事情的真相如何呢?连一些俄罗斯官员也感到俄罗斯的媒体在信口雌黄。2000年7月俄罗斯大报《消息报》的记者访问了滨海边区移民局局长谢尔盖·普什卡廖夫,他表示:“……应当说,媒体过分夸大了居住在滨海边区的中国人的人数”。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张宗海先生长期研究“中国人在俄罗斯”这个课题。他在他的著作《远东地区世纪之交的中俄关系》中写道:“笔者於1993年5月至6月间,亲眼目睹了原籍黑龙江省望奎县某人开设的香港———俄罗斯合资商店遭到枪弹扫射;牡丹江一家公司在此一所公寓租赁的办事处被抢,翻译被打得生命垂危。在从波格拉尼奇的戈罗杰科沃站返国之时,俄方几个临时招用的‘保安人员’在海关、边检的纵容下,公然向每个过境的中国人勒索50美元,或400元人民币,交了钱方能过关。大多数不甘心被勒索的中国人,眼睁睁地看着从中国开来的列车几乎空车而回,被激怒的中国人几乎酿起事端。《海参崴报》近年也经常披露中国人在滨海边区被骗、被抢和失踪的消息。有材料证实,仅据掌握的8起抢劫案统计,中国公民在滨海边区就有价值4至5百万人民币的财物被抢,造成近20人伤亡。1992年,俄方从绥芬河口岸交回10具中国人的尸体,其中6人被杀,3人死於交通事故,1人病故。1993年又交回中国人的尸体4具。至於在贸易活动中俄方长期欠帐使中方受损的事已见怪不怪。1993年,哈尔滨利发公司价值6千万元人民币的货物被一家俄方公司诈骗,当该公司据理上诉时,俄方有关部门不但互相推诿,而且对骗子还多方包庇。据传,俄罗斯驻渖阳领事馆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去俄罗斯讨债的人不给办理签证。这样,中国人在蒙受巨大损失后,连索债的门路都给堵死了。

  1998至1999年间是“黄祸论”甚嚣尘上的时候,哈巴罗夫斯克的“中国侨民会”对213位俄罗斯居民作了一次调查,对“你如何评价俄中关系及其未来?”这一问题,34.7%的被调查者回答说:中国是俄罗斯的威胁。显然,这个百分比是俄罗斯媒体恶意宣传、妖魔化中国的结果。可喜的是,就在这样恶劣的社会气氛中,仍有18.8%的人认为中国是可靠的夥伴,16.4%的人认为中国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9.4%的人认为中国是俄罗斯的同盟国。

  张宗海先生根据自己的实际调查指出:俄罗斯人对中国人印象不好也有中国人自己素质低下的原因。一些中国劳务工人来自中国的穷乡僻壤,他们没有文化,衣衫不整,胡子拉碴,不管什么场合,他们的嘴里总是叼着香烟,喷云吐雾。在火车车厢里和电影院里,他们也照样随地吐痰。这些人在俄罗斯干的是俄罗斯人不愿干、不屑干的的脏活重活。所住的工棚又脏又乱,看着让人恶心。波格拉尼奇内的一家电影院的休息室里本来铺着地毯,就是因为中国工人在那里吐痰而不得不撤走了。

  更有那些不法分子和黑道团夥,他们来到俄罗斯后,比在祖国还要胡作非为。他们钻入原始森林偷采人参、打猎;敲诈勒索中国公民;为非法越境者制造证件;非法输送中国公民经俄罗斯去第三国。1992年8月,乌苏里斯克发生了一桩杀人案。一个名叫秦雁的年轻女商人因为赚了钱而被她的男同乡残忍地杀死。所有这一切都大大损害了中国人的形象。经过俄罗斯媒体的恶意炒作,中国人便成了卑劣龌龊之辈。原先一些本来对中国人并无恶感的俄罗斯人也开始鄙视中国人。

  张宗海先生说,中国人缺乏教养的行为给了俄罗斯民族主义者、种族主义者仇视中国人的证据。比如,俄罗斯知名学者加列诺维奇先生声称:90年代初进入对方国家的中俄两国公民远远算不上这两个民族的好的代表;这是“俄罗斯的无赖和中国的无赖即两个无赖的聚会”。他说,中国和俄罗斯始终都存在着“下九流”阶层、90年代初,中国的“下九流”来到了俄罗斯。於是,“这两个‘下九流’———俄罗斯的和中国的———相遇了”。他夸张地说:“1993年初在俄罗斯联邦的领土上有100多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仅在莫斯科一地这一数字就达10万。这些人的某些外部举止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司空见惯的,但在俄罗斯人看来则是无法接受的,总是引起后者的莫名的厌恶之情,比如说不讲礼貌,举止粗鲁,高声喧哗,不遵守俄罗斯的风俗习惯和日常生活准则等等。

  这在我们两个民族近四百年的交往史上是前所未见的。这一次的了解扭转了俄罗斯人对中国人的固有印象……。从前,至少是在20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中国人在俄国人民(俄罗斯人民及前苏联人民)眼中的主要特徵是勤劳、诚实、贫穷”。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历史·考古·民族研究所所长拉林博士认为:中国人的跨国流动并有一部分人在俄罗斯的土地上逗留的问题,已成了俄罗斯“早在革命前和苏联时代就在远东的政治家和居民中长期培养起来的‘黄祸’综合症复发的刺激素”。

  张宗海先生在俄罗斯工作过两年之久。在俄罗斯的日子里,他总是被这样一种情绪困扰和折磨:既愤懑於俄罗斯人对中国人的猜忌和不友好,又羞愧於祖国同胞缺乏教养和不争气。

  中国的商品物美价廉,俄罗斯消费者是非常喜欢的。边境贸易刚刚兴起那一阵子,中国商品在俄罗斯有很好的声誉。但是,中国的一些商人利欲薰心,品德低下,他们见俄罗斯人对中国商品的需求量很大,有潜在的巨大利润,就通过各种途径把中国的假冒伪劣产品运到了俄罗斯境内。俄罗斯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外表时髦乾净的羽绒服里面塞的竟是霉烂的羽毛、肮脏的棉花,漂漂亮亮的旅游鞋只穿几天就会脱帮开口。俄罗斯民族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和沙文主义者的宣传本来是出於歇斯底里的胡说八道,可是中国人的不良行为、中国的伪劣商品恰恰为这些恶意宣传提供了绝好的证据。伪劣商品引发和强化了俄罗斯人对中国的恶感和对中国人的敌意。结果,中国的商品声誉扫地,中国货成了劣质产品的代名词。俄罗斯人对中国商品带着嫌恶之情,称中国商品为“垃圾”。一些商店为了向顾客申明自己是“放心店”、不卖伪劣商品,竟在门口挂出了这样的牌子:“本店不经营中国商品”。谴责中国商品的声音充斥於大街小巷、城市乡村,俄罗斯媒体公开提醒和警告俄罗斯居民不要买中国货。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中国人自己糟蹋了自己的形象。一部分中国人的不法行为导致中国商品在俄罗斯市场的骤减,使急欲拓展国际市场的中国商品失去了巨大的俄罗斯市场。这是中国人的悲哀、是我们民族的不幸。中国商品在俄罗斯失去了应有的市场份额,这在无形中大大便利了日本商品和韩国商品在俄罗斯的畅销。虽然中国政府采取了一些相应措施,加大了对从事边境贸易的从业人员的管理力度,使中国伪劣商品流入俄罗斯的数量得到了一定的遏制。但是,伪劣商品给中国造成的巨大的信誉损失难以在短期内挽回。也应该看到:中国伪劣商品之流入俄罗斯也有某些俄罗斯黑心商贩的“功劳”。

  改善中国人在俄罗斯人心中的形象是一个艰苦的系统工程。这需要中俄两国的共同努力:俄罗斯人必须端正对中国和中国人的态度,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人;中国人必须加强自身的修养,美化自己的言行举止;中国政府应该采取有力措施,打击那些不法商贩,阻止中国的伪劣商品流入俄罗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社会文明的进步,中国人一定能在俄罗斯人心中树立新的形象。

  斯拉夫民族是一很有血性的民族,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也许你听过吧。不过俄罗斯人却是很有沙文主义精神的,并不是很在意朋友,你去了就知道了。